波羅的海二國退出中東歐合作機制 中方:平常心對待

 【香港中通社八月十二日電】(記者王豐鈴)位於波羅的海的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八月十一日宣佈退出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小組(「十六加一」機制,下簡稱機制)。至此,波羅的海三國已全部退出該機制。受訪專家指,兩國退出是政治行爲,此舉或引起區內其他國家效仿。而中方則以平常心看待退出機制的行為,因為中國與中東歐合作務實開放。

 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十一日各自發出措辭相近的退出聲明,並表示會「繼續努力與中國建立建設性和務實的關係」,同時尊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和人權,推進歐盟-中國合作。

 事實上,兩國退出已經醞釀一段時間。二0二一年,愛沙尼亞總理卡拉斯就曾拒絕出席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領導人峰會。據歐洲媒體Politico報道,兩國官員過去幾個月多次私下表示考慮退出該機制。

 中國於二0一二年開始,與十七個中東歐國家成立地緣合作機制,旨在深化雙邊關係。二0二一年,立陶宛率先宣佈退出該機制,在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宣佈退出後,立陶宛外長藍斯柏吉斯八月十一日在社交媒體呼籲更多國家退出,稱現存的「十四加一」應該完全被「歐盟二十七國加一」機制取代。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中歐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簡軍波十二日向香港中通社記者解析:「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小組是平等開放、成員國共同參與的多邊機制,在促進中國與中東歐關係,尤其是促進中東歐國家加深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層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兩國退出實際上是政治行為,卻給出冠冕堂皇的借口,強調了與中國在意識形態和政治層面的差異。但兩國又留有餘地,一廂情願認為在機制之外仍能與中國加強雙邊關係,透過雙邊合作謀取利益,說明只是不喜歡這一機制。」

 他續指,波羅的海三國做出這一決定,是出於共同利益和立場。三國都依賴美國的安保,都深受美國的政治影響,共同面對俄羅斯的安全威脅,在歐盟中均處於相對邊緣地位,對華政策亦相似。立陶宛的退出,對其餘兩國存在一定示範效應。

 當前,三國均面臨經濟衰退的威脅。立陶宛和愛沙尼亞的中央銀行都預測各自國家經濟將長期放緩,經濟學家預測拉脫維亞經濟衰退的風險非常高,國家正處於不正常時期。三國在此時退出機制,出於甚麼考量?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歐盟研究中心主任王義桅分析認為,三國原本打算「只做不說」,但當前中國面臨台灣問題,以及與西方的緊張關係,加上美國供應鏈「脫鈎」,便索性公開表明退出。但三國行為又有差異,立陶宛不僅退出機制,也拿一個中國做文章,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則是盡量切割,既不願與中國斷交、被美國利用,又想有所策應,屬於矛盾心態。

 簡軍波指出,三國與中國經貿聯繫較淺薄,顯然不是出於經濟考慮,而是政治上的舉動,或通過此舉獲得更多的美國資源,如在經濟上獲得一些幫助,但也僅是一種可能性。

 在兩國宣佈退出機制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迅速做出回應,聲稱美方將繼續密切支持他們在這一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兩國決定的背後是否有美國方面的因素?

 簡軍波分析認為,波羅的海三國或受到美國慫恿,相信退出機制的議題也曾在歐盟層面討論過,但歐盟無權控制成員國決定。從外部來看,國際社會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三國的對華政策與對俄、對美政策彼此相關聯,疏離早在俄烏衝突之前就已開始,中俄關係的確是影響三國對華政策的重要因素。從內部來看,一些強調意識形態、親美立場的政黨和政客上台,也促使三國對華立場改變。

 令人關注的是,波羅的海三國近年都開始「友台」,均設有「友台小組」,並於二0二一年十一月組團訪問台灣,會見蔡英文。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接下來會否仿效立陶宛,在兩岸問題上挑釁「一中原則」。

 簡軍波指出,不僅是波羅的海三國,歐盟的其他一些成員國,未來都會出現與台灣關係加強的趨勢。料這些國家會不斷發起挑釁行為,試探中國的底線。

 外界猜測,下一個退出機制的很可能是捷克。捷克國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費雪十一日在社交媒體貼文宣稱,現在是捷克加入波海三國行列、退出該機制的好時機。

 王義桅認為,捷克的確有可能效仿。近年中東歐國家認為,該機制帶去的投資,好處不如想像中大,加上美國推供應鏈去中國化、發起新冷戰,以及對俄烏衝突下中俄關係的考量,中東歐國家普遍心態是避免被卷入大國對抗。但中方以平常心看待退出機制的行為,因為中國與中東歐合作務實開放、尊重歐盟,各國參與機制是出於需要而非強加。◇

免費報紙資料僅提供最近兩年之內容,更久遠之歷史資料瀏覽,請登記申請館藏會員訂閱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