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尋人   喬捷

家人失聯的那個中午,我開始打聽尋人的方法。找好了家人的身分證明文件,認真地寫下描述她外表和當天出門著裝的文字,也寫好了當天從早上出門到我與她分開那段時間的經過,全都是以備不時之需。在我的計劃中,是先打電話到醫院,看看她完診的時間,然後同步計劃報警然後重返醫院現場,想要打量一陣附近有多少「天眼」鏡頭,以便一旦要尋人時可以迅速調動資源搜證。

經過一輪部署,時間來到下午的三點半,正是電話有沒有響起都緊張的時刻。有電話來,怕是醫院或警察局查到了她的身分打來找家屬。沒電話來,又怕她真的失蹤遇上甚麼不測。

這當然是電影看太多的原因,焦慮的部分,完全來自於以往看過的電影中有過的情況。但另一方面,尋人計劃的部署,也多少是因為看多了類似的劇情片而對類似事件有比較細緻的認識。反正,到最後還是決定叫的士立刻趕回最後分手的現場,然後一邊在車上打電話找警方求助。而最後,當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士上了車,車一開動我回頭就看見家人慢條斯理地帶著大包小包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讓人又開心又氣憤的結局,當然是最好。想到年少時被父母破口大罵說我「沒交帶」,大概當時他們在罵的心情,就像我當天期盼著家人安全回來的心情。口在罵,手在打,心裡面想的卻是:「還好,你沒事,心疼死我了。」◇